养生即生活

erweima
      "养生即生活"2011年清华养生高级研修班开春第一节课,孔少谦老师一句平常的话语却道破困惑我五年,无论是尊严之后的身业、家业、学业、事业及发展清晰化、可执行之定位。      "养生即生活......

   
  "养生生活"2011年清华养生高级研修班开春第一节课,孔少谦老师一句平常的话语却道破困惑我五年,无论是尊严之后的身业、家业、学业、事业及发展清晰化、可执行之定位。
  
  "养生即生活",关于"生活",弘一法师的学生丰子恺曾对老师"为何出家"做了最好的诠释。他说:"我以为人的生活可以分作三层:一是物质生活,即衣食住行;二是精神生活,即学术文艺;三是灵魂生活,即宗教信仰……" 人生就是这样一座三层楼。又说"我们的弘一大师,是一层层地走上去的……故我对于弘一大师由艺术升华到宗教,一向认为当然,毫不足怪。从丰子恺的诠释中,可见李叔同的人生境界与追求。

 
  既然是养生,一切从身体谈起;身业排首位。有了健康的身体,一切皆会拥有;其道理之筒单,国人皆知;可执行起来确实很难,最大的业障与敌人莫过于自已。
  
  回顾过去,百年前,曾祖父辈活得有尊严,经营「盛茂行家居竹器社」,以作坊形式按古法设计、制作、销售竹器生活用品及竹制家具。旨在推广"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的禅风生活。
  
  他们个性从容,情调高雅。业余善捐设有「升平奏国乐研究会」及「富美国术馆」,并东渡台湾鹿港授艺于「雅正斋」;玩的是唐太宗的音乐,宋太祖的武术。工作生活张驰有度,文武兼济。要不是一剂鸦片的入侵,也能安度百年精致而活。
  
  而祖父,却成了革命后的无产阶级;只靠码头当搬运工出卖苦力换取微薄的工钱来养活父亲十个兄弟姐妹。虽困苦,却也过着"拳头烧酒曲、豆干菜脯Tea"泉南生活。「注:Tea为海蛰皮的闽南语发音,同时也是功夫茶的英文」。
  
  而父亲,与母亲在国营线厂、皮革厂拼命工作的工资,远远不够养饱我们三兄弟。但所谓"靠山吃山,靠海讨海",我们三兄弟经常和父亲去晋江内捕鱼,顺济桥下捞沙蛎,护城河石头缝里挖螃蟹,孩童们自由地在河里游泳,水也没被污染,却也过着天真、自然、朴素的生活,偶尔拉个二弦就算是文化生活了;父亲过得是最低品质的幸福生活。
  
  祖父和父亲同样因生活压力,劳作及饮酒过度;63和64岁同样因肝癌而离世。
  
  在这里还不得不提我外祖父,外曾祖下南洋于印尼泗水经营「山海干货」。而外祖父工作生活于泉州至90高龄。母亲兄弟姐妹八人,但生活的压力却落在外婆肩上,外婆在东街"释雅山"自已家门前种很多蔬菜水果,并到清源山砍柴,除供自家炊用外,还挑到市场卖来补贴家用;除了基本养育儿女;还可供大舅上大学,外祖父在教育局教师进修学校当校长;工作很体面。退休后在老人会写写书法,打打麻将看看戏。虽没上过清华养生班,但从他身上却可看到"自强不息、厚德载物、自由思想、独立人格"的有机生活。
  
  尘世间是一个竞争的世界,人人都在忙碌,急切奔赴自己的目标,唯恐自己晚了一步错失良机。得不到心怀沮丧,得到了又唯恐失去。
  
  尘世间也是一个功利的世界,每一样东西似乎都以其可用与否被观看,被估价。或许这是我们无法摆脱的生存现实,但我们这样做的时候,便会对人世中许多美好的东西视而不见。
  
  世间有许多美景,明月清风无时不在。可是有几人能够静心欣赏?世间有如许纶音,黄鹂翠柳霄鹤鸣,可是有几人有心侧耳倾听?一个游客与一个樵夫眼中的山林是不一样的。在游人眼中,满山盛开的鲜花倒映水中,是多么令人陶醉,而樵夫眼里只有木材,其余都不在他的眼中与心中。这其中缺失的,就是一颗心。一颗静心,一颗妙心,一颗禅心。
  
  而我,活在当下;弹指间四十五春秋如过往云烟。一半忙于学习如何成人,学习生存的知识与技能。二十五年前第一次创业用"人定胜天"的西方科学,并响应邓小平"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改革政策;更忙于用有限的资源、低廉的劳动力及破坏自身大小生态去制造出口西方宗教、文化、节日等家居饰品换取日趋贬值的美金。
  
  有钱了,亚健康了;生态环境被破坏了。更可怕的是社会如同一只即将失去平衡的陀螺,有人意识清醒,也有人在享受偶尔停留,更多人疲惫不堪,思想枯竭凝滞,迷失了生活的方向。更多人对现代生活危机的不满。
  
  如今,机械化与流水线造就的不只是现代化社会,而中国现代化无非是一部欧洲发展史;也导致了国人意识的群体困惑。老年人面色憔悴,纠结于生死之间;中年行色匆匆,拿着表思考一切;青年人懵懵懂懂,长大难成人。
  
  此时,人们急切需要健康的体魄,传统的心境和艺术而营养的生活规划。只有真正意义上的改变才能打破乏味的庸碌,让人们重新还原生活的本质,享受滚滚红尘中被灰尘湮没的惊喜与乐趣。
  
  现在,二次创业转型应以"天人合一"的东方文化之"包容乃是软实力"来规划一种全新生活工作方式,并不以损害他人利益、损害环境的代价,设计智造出东方元素的艺术生活品。
  
  智者乐山、仁者乐水,为此,在"此地古称佛国、满街都是圣人"的海西文化古城泉州;一群生活于东海桃花山,禅修于清源山;工作于"东亚文化之都"的生活家居饰品的智造者们,与「台湾通达文化国际发展有限公司」合作成立「通远创意集团」。
  
  「通远集团」脱颖于喧嚣的都市,挖掘海西文化中的禅意美学,借由集团旗下众多品牌中的五大核心品牌,启发您在生活中修一点禅心,在生活中发现自我,去真正地看,真正地听,真正地说,去发现生活中的美与爱。
  
  用"健康、传统、艺术、科技重新架构一个全新的生活工作理念,演绎着"琴棋书画茶、鱼米酱醋盐"和谐营养的多元文化禅风艺术生活。
  
  健康-是一种信念,不拘泥于形势;甚至无需器械辅助。把健身融入生活之中,并使其成为生活组成部分,然后以龙马精神推而广之,对于生活中的任何细节也不再消极麻木,从而收获年轻态、健康体。
  
  正心修身离不开营养。营养的目的是摒弃垃圾物质的摄入,维持生命所需。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畜为益,五菜为充,气味合而服之,以摄入足够的元素补益精气,此谓物质营养;既不盲目崇洋也不刻意复古,走在实用与时尚之间,追求环保与绿色行为,此为精神营养。
  
  传统-是如同古人诗意的品味生活,是慈善心、公益心。是朝九晚五的自主经营,虽辛苦;却也幸福。是中国人龙脉的传承,是人与人、人与自然的相亲相爱,是在交往中求同存异,生活中亲近天地,中正平和是乐之本也。古人讲究天人合一,现在说以人为本,都要求在物质层面保持人文精神。
  
  艺术-想像力和创造力的完美结合,是一种大智慧。来源于生活,还原于生活。追求的是一种恒久的、充满乐趣与美好的立体生活,不只停留在架上平面绘画或偶然的平面享受,而是用色彩、造型、线条、笔触、质感、层次及多种有机产料和非遗工艺,同时也注重科技对生活带来的影响;以乐观、自信和勇敢智造出实实在在可用的居家生活用品。
  
  让我们的生活更时尚、更自由、更幸福。
  
  「厦门市山和风传统民居研究院 」 – 杨锦风 2017年5月11日

banquan
分享按钮
杨锦风

作者:

通远创意集团创始人